少妇的冬天

    时间:2018-05-15 去年年底,到处都在下雪。就在这样寒冷的时候,我去天津参加一个系统的培训班。三个月的时间,一个省两个人,我们省是我和一个少妇,为了称呼方便,这里就叫她兰。兰结婚几年了,还没有要孩子。有了性经验而没有生过小孩子的女人的身体,散发出熟透了的馥郁味道。
    我和兰一个省的,因此很自然的吃饭上课都一起走。听课的时候也坐在一排。这是个大教室。 我们坐在最后一排。因为有电脑课,每排课桌上都有两台电脑。很自然的把前后排的人隔开了。因为距离太远,如果趴在桌子上,连讲台上老师也不会看见我们在干什么。我和兰也常常在下面窃窃私语。
    第一个星期是大家相互认识,发新书,成立几个学习小组。因为到了一个新环境,大家都很兴奋,而且还有些说不清楚的冲动和好奇。除了学习,似乎都想在这三个月里发生点什么事。
    最后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个老男人。下面开始讲这个冬天的故事了。
    本来以为三个月时间,一定很轻鬆,说不定还有些旅游节目。没想到课程安排的很紧凑。马列课、电脑课、专业课、电教课、还有文学课。文学课大家最爱听。因为老师基本上就是按照课本来读,按照课本上的複习题留作业,课本上都有答案提示的。最有趣的是,文学课姓黄的老师不知道何方人氏,乡音特别重。反正他每次2个小时的课下来,如果我不看着书,基本上一句话也听不懂。所以每次上文学课,就等于上放鬆的课了。逃课是不行的,我们都是有组织的人,谁也不想到时学习档案里留下污点记录。带到原单位去,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第一次上文学课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很好奇。毕竟工作多年了,一般学习除了政治就是专业。可是等到黄老师一开腔,大家刚开始还很有耐心的听,到了后半节,就基本上瞌睡的瞌睡,说话的说话,看小说的看小说。我实在听不懂一句,想看看兰的反应,抬眼看她,她也看着我,两人会心的一笑。
    没事干就找点事干。我和兰也不是很熟悉,就在一张白纸上写字,然后递给她,她回复了再递给我。两人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是私下一直传纸条。这些事以前读书的时候干过,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刚开始的交流很简单。
    「好想睡觉。」「我也是,听不懂。」「你们女的晚上都干些什么?」「聊天,打扑克。很无聊。你们呢」「我们也是。还有相互交流各单位的工资奖金情况。」
    大概是第二个星期,交流的话是这样的。「看来看去,班里就你最漂亮。」「瞎说,我是老大姐了。」「其他的都是老太婆。」她的脸有点红,递给我的纸条上歪歪扭扭地画了一张笑脸。一个小丫头,嘴角翘起来笑。
    冬天里,室内因为有暖气,燥热的难受。外面又冷的出奇。我不习惯暖气。总感觉乾燥,老是要喝水。自动饮水机就在我们后面角落里。我总是跑去倒水。课桌椅子都是固定的,起身的时候很困难,尤其是上课的时候,动作不敢太大。因此起身时我的身体经常会碰到兰的手。有一次竟然把她的铅笔碰掉了,我连忙说对不起。但是她的手也一直没有缩回去。后来我就不管会不会碰到,也一定故意去碰。
    文学课上还是传纸条,慢慢发展到其他课上。纸条上的话也越来越暧昧了。「发什么呆,想老公了吧。」「才不想。」「那是想小刘老师了。」小刘老师是上电脑课的,很帅,我们私下里经常开他的玩笑。「想你了。讨厌啊。」「我就在你身边,想什么。」纸条传过去,她的手来接,我的手没有缩回来,顺势按着她的手。她使劲往回拉,我按的很紧。挣扎了一会,她就不动了。另一只手又传来一张纸条。「别人看见了。别闹。」「那把手放到桌子底下啊。」我鬆开了手,她把手也拿开了。先是不理我,过了一会,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还真把手放下去了。
    我紧张的看了看周围,旁边的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觉。于是大着胆子,也把手放下来了,假装放鬆的伸展身体,手伸出去,碰到她的手。她没有退缩。于是我握着了她的手。握上去的时候,感觉她的手好热,好像都出汗了。很柔软,刚一接触,我的心里像触了电。她似乎也有些激动。感觉到身体有些颤抖。刚开始握着不动,后来我就用手指在她手心里轻轻的划,她也弯曲手指来撩我的掌心。那感觉好舒服。
    我成了班上最积极上进的好同学.这是我们班主任老沉评价的。因为无论风雪,无论晨昏,我都是班里到的最早,走的最晚的人。心有所繫,真的很快沉溺其中。但是兰似乎没有丝毫影响。该来则来,该走就走,不做停留。也似乎不在意我的感受,经管我们的手在课堂上经常是握在一起的。
    很快我就不满足于两手相牵的快乐了,机会恰好也帮助了我。因为培训班晚上基本没有任何活动安排。同学们提议晚上去教室自习.班主任老沉说,你们是想去上网吧。全班同学默契的大笑。这个电教室的电脑原来是可以上互联网的,只是需要机房那边服务器换一个接口.老沉说,我帮你们说说去。三个月的时间,也是无聊了一点。第二天晚上,教室就成了个大网吧。
    晚上兰一进来,没有开电脑,就径直靠近我看我上网。原来她还从来没有上过网。她刚洗了澡,头髮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这是我们第一次在夜晚坐在一起,昏黄的灯光下,人更容易迷离。我们的手在黑暗里自然的交叉在一起
    因为夜晚,因为教室里的人不多,我们旁边是空空的。我的胆子也大了,漫不经心把手鬆开,摊开手掌,轻轻地贴在她的大腿上。她假装不觉,把手也放在了我的手掌上。隔着衣服,依然可以感受到她的体温和肉感,我的手掌象蚂蚁一样缓缓地蠕动,来回的摩挲.柔软的感觉,加上她身体的香味,还有她紧张的呼吸和心跳,真的好刺激。真的想回头吻她,可是这个环境,以及我们的关係,真的不敢.最担心是怕她不能接受而反目成仇.近在眼前,呼之欲出,欲罢不能,垂手可得,可是就恰恰得不到。这样的心情也让自己内心沸腾而矛盾。
    随着熄灯时间的来临,教室里人越来越少了.我知道,今晚的快乐时光也要接近尾声了.真的是色胆包天,突然,我的手稍一用力,滑到了她的大腿根,她还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我就直奔她的两腿之间而去了。她赶快来阻挡,可是只能贴着我手掌,努力想挪开我的手,这当然是徒劳。
    说实话,隔着衣服,那里并不比大腿快乐多少。但是,那种侵犯异性私密领地的满足感,,以及她并没有太大的反抗或者说只是假装反抗而其实是接受的态度,让我的精神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所以,虽然是隔着衣服,但是想像那里的柔软和湿润,想像那里的温暖和渴望,想像那里的驰骋和快乐,让我的手掌久久不愿意离开。
    第二天,兰似乎有些不高兴,自进教室后一直没拿正眼看过我。我内心很惶恐,怕她是因为昨天我摸她那里而惹她生气了。于是重操旧业,又给她开始传纸条了。我在纸条上写:对不起。她看了后好半天也没有回复,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心想这回算是完蛋了。
    过了很久,她递回了纸条,上面写着:为什么要对我那样。晕。还真是为这个生气。我回复:我控制不了,情不自禁。她拿过纸条看了一眼,扑哧笑了,马上又朝讲台上看了一眼,幸亏老师没有注意。她递过纸条来:以后再也不许那样了!!!我回复:遵命,但要给我拉手。她回复:看你的表现。我的心里立刻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知道她不会生我的气了。过了一会,又假装无意的去碰她的手,一番躲避和追寻,手又纠缠在一起。
    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晚上,我们天天在教室里上网。她也从一个网盲逐渐被我培训为网迷了。她对新闻体育之类的不感兴趣,我就让她上一些论坛,看那些儿女情长的小说和故事。其中不乏红杏出墙夫妻性爱的帖子,常常让她看的耳红脸热。想起我和她之间,好长时间没有任何进展了。这天晚上,我终于按捺不住,又打起了主意。
    机会总是垂青那些有準备的人。或者说那些有阴谋诡计的人。嘿嘿,机会又来了。兰想看电影。可是因为没有安装软件,看不了。让她下载安装她又不会。我只好责无旁贷的帮她了。她坐在椅子上,我站起来,手伸到她的右边,握着鼠标,在屏幕上比画。教室里有暖气,同学们进来之后一般就把外套脱了,只穿着毛衣或羊毛衫。兰是大红的毛衣,我笑她像个新媳妇。她朝我白了白眼。
    可是,我的手伸出来的时候,虽然身体离她有一点距离,但是手臂在移动时刚好可以触碰到她的胸部,软软的,挺挺的。她并没有因为这样而离我远一些,而是假装为了看清楚电脑,凑的更近了,几乎身子就挨在我的手臂上。不动鼠标的时候,手臂和她的胸部就这么贴着。
    一动,就感受到了软绵绵的触碰。
    好不容易安装好了软件。找一部电影来看。可是网速比较慢,老是卡。她却没有看电影的兴趣了。很早的时候,她就说:「算了,睡觉去。」我当然捨不得她离开,就问:「明天是週末啊。那么早睡。」她说,「不睡干吗。」过了一会,又说,「要不你陪我走走吧。」
    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一个比较迂腐的学生终于鼓起勇气对自己暗恋已久的女生递了一张纸条,说想认识她。结果女生一言不发,收拾起书本就準备走。临走的时候,回头对这个迂腐说,你要陪我一起走吗。迂腐说,你先走吧,我还有几页书没看完。哈哈。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简单收拾一下,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就是关机。然后一前一后的出了教室。
    北方的夜晚真是寒冷。我们在风中瑟瑟发抖。沿着培训楼后的街道,往后走。是一片住宅。小胡同,两边是小树。冷清的夜,泛黄的月,点点的星。这样的夜晚,不适合谈恋爱啊。
    不知不觉的拉了她的手,都是冰冷的。但是感觉很暖和。街上没有什么人。只在胡同口的地方零星有些买沙锅卖羊肉串的。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们谈笑甚欢,主要是说天气的冷和学习生活的无聊。还在一个摊子上买了几串羊肉串,摊主极力推荐我买羊腰子,说这个东西补啊,我和兰相视一笑。
    吃完了真的觉得不那么冷了。因为路不熟悉,我们也不敢走的太远。在一处几乎无路可走的地方,兰说,「我们往回走吧。」说罢转过身来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大胆地拉过她的另一只手,两手相牵着。上身隔开一段距离,穿着厚厚衣服的身体在试探着靠近。突然用力拉了一下,她的整个身体就扑我的怀里了。
    没有挣扎。没有说话。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隔着衣服,感觉到她的胸部柔软的贴着我的身体。鬆开她的手,环抱着她的腰。身体贴的更紧了。兰把头趴在我的肩上,紧张呼吸,感觉到热热的气息和紧张的心跳,让我心猿意马。
    壮着胆子抬起头去寻找兰的脸,用自己的脸贴过去。冰冰的,轻轻的摩挲。然后轻轻地探询着她的鼻子,她的额头,她的眼睛。用自己的脸缓缓的摩擦。在巡游到嘴唇的时候突然又放弃了,去寻找她的耳朵,她深陷在衣领中的脖子。她的身体有些颤抖,当我用嘴唇拂过她的脖子的时候,可以听到她轻轻长长的一声歎息:啊
    我不失时机的吻了上去。她的嘴唇是闭着的。先是躲闪了一下,后来就被我的嘴唇吻住了。因为天气的冷,嘴唇没有太多的感觉。于是我伸出舌头,极力想撬开她的嘴。顶开嘴唇,牙齿还是紧咬着,又慢慢往里钻。打开了一条缝隙,接触到一点点舌头的温暖。我更加卖力了。突然豁然开朗,像武陵人找到了桃花源。我的舌头完全游了进去,寻找到她羞怯的欲迎还拒的舌尖。先是舌头与舌头的轻轻试探,然后是疯狂的纠缠,吞噬,吸吮。大口大口的相互吻吸嘴唇。深吻她的脖子。这时候我真的情不自禁了。左右搂着她,右手按到了她的胸上。隔着毛衣大力揉搓。啊。真的很丰满。少妇,我为你癡狂。
    我左手搂紧她的臀部,让自己的下体紧紧贴着她,相信她能够感觉到我的坚硬。在不断的撕咬和纠缠中,我的下体也在摩擦她的身体。由于出来学习,好久没有做过。没想到,在巨大的兴奋中竟然有了射精时的不能自控的收缩。但我知道并没有射。回来发现还是湿了,有液体流出来。
    当我收缩的时候,她弃了我的嘴,双手紧紧抱着我,身体紧紧贴着。突然她的全身也抖动起来。我一动也不敢动,过了好久,她的身体才由紧张突然变得放鬆了。我轻轻地吻她的嘴,用我的嘴唇摩挲她的嘴唇。她突然推开我,问,「为什么要欺负我。」我赶紧回答:「我喜欢你。」
    「回去吧,太晚了。」她说。回到宿舍里,手机收到她的信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发疯了。忘掉这一切,就当从来也没有发生过。」
    躺在床上,我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故事。可是只有上天知道。好戏才刚刚开始。
    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之间再也没有任何亲暱了。而且谁也不会再提起那个夜晚发生的事。我们彷彿又回到了刚入学时的关係,礼貌而拘谨。有时我会怔怔地盯着她看,有时竟会神情恍惚地怀疑我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过那些亲密接触。而兰看都不看我,神色也镇定自若。
    终于下起了第一场雪,学习也到了期中。培训班给大家放假一个星期,可以回家。这天晚上,老沉在各房间里游走,落实大家要订的车票或机票。我本来想坐飞机,但是问了单位的头头,说是让坐火车。也就一晚上。很快就到了。头头这么说。没办法。只好订火车票了。老沉听说我订火车票,惊讶地问:「兰坐飞机啊,你们不一起走吗。」因为事先要求各省的学生最好一起结伴回去。可是我和她没有商量过。我只好回答:「单位只能报销火车票。」老沉说:「那你还是和兰商量一下吧。不要丢下她一个女的走。」
    去敲兰的门,她一个人在房间里。我说,「你坐飞机走啊。我单位只能报销火车票。」兰微微一笑,说,「那我也订火车票吧。」我说好吧。我们一同去找老沉,让他改订火车票。老沉走了,兰留下来和我商量几时出发,要带些什么东西走。要不要买些乾粮和水。我说,睡一晚上就到了,你以为搬家啊。她笑了。
    第二天下午5点多,我们一起上了南下的火车。这时候既不是年终,也不是节日,卧铺车厢空空的,没有什么人。一节车厢只有不到10个人。车头车尾的卧铺各有几个人,似乎都是一起的。车中间的舖位只有我们两个,都是下铺。我说,「怎么样,比坐飞机舒服吧。飞机上连上厕所都麻烦。这里想躺着就躺着。」兰也连忙说是啊。「老是以为火车很挤,没想到平时还真空啊。」
    在车上买了两个盒饭,我又要了两瓶啤酒,和一些小吃零食。吃饱了饭两个人就慢慢喝酒,吃东西。天很快黑下来了。车外一片模糊,车厢内白芷灯很晃眼。我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喝到后来她有些迷糊了。问我,「你怎么后来一直不找我啊。」我说「我怕你生气啊。」她说:「你嫌我是个坏女人吧。」我说不是。真的是怕再次伤害到她。然后坐到她那边舖位去,让她靠着我。她说,「人到了外地,真的好像放鬆了。总有一种放纵的感觉。我发现自己是个坏女人。」我说,「不是的。大家都一样的。主要是太寂寞了吧。 」她笑了笑,说,「那你不喜欢我啊。只是因为寂寞?」我连忙说,「如果不喜欢你,我再寂寞也不找你啊。」她扑哧笑了,喝完最后一杯酒,就和衣倒在床上了。
    乘务员换了车票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许是因为天气冷的缘故吧。大家都懒得动弹。不过火车上有暖气,车开了一段时间,就开始觉得燥热了。兰睡在舖位上,我坐在那里和她聊天。她说觉得热了,就脱去了外套,然后又脱了红毛衣,丰满的胸部弹跳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她接着又去脱下裤子。「不脱衣服我睡不着。」她边说边钻进被子里。隔着被子,我知道她只穿了一套薄的内衣。竟然在这火车上就有点心猿意马了。
    我试探着去握她的手。她也没有反抗。她睡在枕头上,头髮有些乱。我用手去理。顺手抚摸她的脸,她的耳朵,她的眼睛鼻子。她静静的躺着,一动也不动。我俯下身,去吻她。她也回吻了我一下,然后说,「小心有人。」我说,「人家以为我们是夫妻啊。」她笑了,大胆地主动地仰起头来吻我。一下一下的,像鸡啄米粒。我内心的情绪一下子跳动起来。狠狠地吻了下去。舌头又伸进她的嘴,缠绕和吸吮。
    我的手伸进被子里。準确地摸到了她的胸部。我只在上面轻轻地扫过,就掀起她的内衣,推开她的胸罩,丰满的乳房跳了出来,我的大手覆盖了上去。她自己挺起一点身体,伸手从下面解开了胸罩。我的右手,轻鬆的毫无约束地开始抚摸她的双乳了。先是用力捏了捏,然后用掌心在乳头上轻轻摩擦,继而用指尖轻轻的拨弄乳头,用指甲轻轻刮擦乳头的周围。她是呻吟马上就蔓延开来了。「好舒服。」她说。
    我放开乳房,手缓缓向下,摸到她的大腿,隔着衣服慢慢摸上去,在中间地带略作停留就到了另一条大腿上。来回摸了几次,趁她不备,手从橡皮裤带下伸了进去,挑起三角内裤,手滑向了她的似处。她本来想阻挡,可是好像突然又放弃了。上面,我吻着她的脖子,耳朵。让她透不过气来。「你也睡进来吧。」她拉了一下我说。
    这时候还没有熄灯。说真的,我还是有些害怕。两个人睡在一起也不会有人理会。可是我还是放弃了。我说,「等熄了灯吧。」她笑,「胆小鬼。」我在她大-腿之间的手一下子探了下去,一片凸起的肉-阜,一层滑滑的毛,然后就探到了柔软的地方。用手掌覆盖着慢慢摩挲,感觉到她她的下身向上挺了挺,似乎在呼应着我。我慢慢摸索着分开她的私-处,分别将两边拉了拉,然后手指在浅浅的地方滑动,直到整个四周都湿润了。
    她的下-体起伏的更厉害了。整个臀-部在不断的扭动,嘴里发出低低的含混不清的声音。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说真的,我还从来没有为女人用手做过。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和m-l一样。
    突然听到她说,「我要。」我的血涌了上来,不管不顾,拨开被子,掀起她的内-衣,一口含住了她的-房。她啊的一声,吓了我一跳,因为太大声了。我暂时停止了一切动作,给她迅速盖上了被子,听车厢里的动静。有几个人在用方言聊天,有人在哄孩子睡觉,一切都那么平静。我们相视一笑。我小声说,「别太大声了。」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说,「你平时都叫-床吗。」她捶了我一拳。我抓住她的手,让她慢慢往下,她心领神会地奔着我那里去了。隔着衣服抚摸着我。「好大啊」,她说。「喜欢吗。」「喜欢,我现在就想要。」她的手就要去解我的皮带,我止住了她,「不行,等熄灯吧。」
    她拉开了我的裤链,手伸进去寻觅。我那里早已涨-硬多时了。她先是抓住,狠狠地一握。然后上上上下下的摸,彷彿是感觉大小。然后手握成拳,不太熟练的套弄着。我好久没有做过,很敏感。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没有了,便想阻止她。她说,「是不是很想-射啊。」我说,「是啊。好久没有做了。」她说,「那我先帮你弄出来吧。」我有点狐疑地看着她,打量着我们的环境。好像这不可能啊。她说,「你坐上来点。」
    我只得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往上坐了坐。她说,「坐到这里来。」她拍着枕头。我明白了。脱了鞋子,侧身向里,靠着她的头部坐着。我的身上批着她脱下来的外套。如果有人看到,只要不动作,也没人知道有情况。她的头大半埋在被子里,在外套的掩护下,她把我的小D-D掏了出来。先是翻弄了一下,然后放在鼻子上嗅了嗅了,我暗自庆幸,幸亏从培训班出来的前一个小时已经洗澡了。肯定一点异味也没有。
    她抬着头,小嘴凑上来亲了亲,然后伸出舌头来舔,在龟-头周围画圈圈。还有繫带,顶头的口,都用舌-头抵-舐。我以为碰到了高手,可是当她整根吞进嘴中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她不太熟练,牙齿老是刮到我。我小声说,「别用牙齿。」她抬起头来说,「没有啊。
    我用嘴唇包住了牙齿。」我明白了,但是一时又跟她说不清楚。女人为了避免牙齿刮到,就用嘴唇包住牙齿,可是却是用嘴唇外侧来接触男人,这样其实还是会让男人感觉到牙齿的坚硬和刺痛。实际上应该让嘴唇扬起,用湿润柔软的嘴唇内侧含住男人,轻鬆自然的滑动,这样才舒服。过了一会,我还是忍受不了,就说,「算了,这样很难达到。」她也累了,也就放弃了。
    我的身体滑下来,和她并排躺着。她把被子拉起来,将一部分搭在我身上。我们聊着天。她说:「我还不太会,很少这么做。」我说,「没事的。我已经很舒服了。」 她的手伸进我的衣服,层层拉开我紧束的内衣,接触到我的身体。小手在我的全身抚摸着,腰-部,腹-部,胸-部,然后在我的乳-头上抚-摩不停。我吻-着她的眼睛,鼻子,嘴唇。这样的感觉要舒服的多。
    我的右手又不自觉地下去了。抚摸过她全部的身体,然后去到到的隐秘花园,那里已经是汪洋恣肆了。我嘴唇吻着她的耳朵,告诉她,「好多水。」然后舌头抵进她的耳朵,轻轻的扫舐。她的身体反应更厉害了。宛如一条深水里的鱼,游来游去。
    我的左手因为要用来稳定身体,不至于让自己在窄窄的床上掉下来。所以感觉到不能充分施展。我让她往里睡。她侧起身子,腾出了宽一点的位置给我。我用左手肘部支撑着身体,左手开始在她的胸-部游移。我的嘴唇舔着她的耳朵脖子,左手摸着她的乳-头,右手轻轻抚摸她的私-部,最后轻轻落在阴蒂上,缓慢的揉动。很快的,她咬紧嘴唇,满脸痛苦的正抓,一会儿,她的身体紧张的抖了抖。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一次。
    高潮了就不能继续刺激阴蒂了,否则会不舒服。她的私-部已经全部湿了,润滑如油。很轻鬆的,我的手指就进去了,这是我第一次用手进入女人的体内。在探索的时候,我不仅想到要去探索我一直懵懂的G点。
    内壁光滑而膨胀,很有弹性。我的手指在里面旋转着摸索。稍一用力,就已经见底了。感觉底部有个结,按了按,她说那是子宫口吧。应该不会舒服。几次旋转着寻觅,终于在一个地方摸到一块与内壁相比较为粗糙的地方。不大,手指头大小,有层次感,这个就是G点了吧。我用力按了按,手指在这个点上旋转揉摸。她突然抬头猛吸住我的嘴,我继续按压,她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猛烈的搅动,忽然啊的一声全身就瘫软了。
    我也有些累了,转身趴在她的身上,看她沉浸在余韵里慢慢恢复。这是我第一次躺在她的身上,软绵绵的,隔着衣服我的下体抵住她的私处。我明知顾问地说,「高-潮了吗。」「嗯,3次。」她说。我很吃惊,我自己以为是2次。我说,「还要吗。」她说,「怕你太累了。」我说,「我不累啊。」低下头去吻她的乳-头,温柔的吻吸。我的下体也用力的抵住她,并不断的摩擦。
    她说,「你想射吗」。我说,「不想,是让你舒服。」我可不想就这样射掉。摩擦了一阵,她又到了。两个人,在冬天的列车上已经是浑身是汗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li.com 激情综合站:成人校园春色_校园春色 丝袜_色情美剧_色播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