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九十八章 突击提干

    时间:2018-06-11 4月25日下午,赵志组织的香港考察团一行终于要出发了,我亲自开着GL8送雯丽和潘莉来到江陵机场,玉凤和谢娟也都来了。现在她们两人的担子可不轻啊,在两位上司对香港进行考察的这十天时间里,基本由她们两个秘书负责处理龙腾和小公司的日常事务,我要求她们负起责来,只有遇见特别重大紧急的事情,实在处理不下来了才可以向我请示。当然,正因为有我在这里坐镇,最主要的飞龙由我照料,雯丽和潘莉才能走得放心啊!
      赵志今天穿得很青春休闲,我悄悄把他拉到一旁问了句:「大哥是怎么向嫂子交代的呢?」「就说到广东开会去了,她还专门给我準备了夏天的衣服呢!」我笑笑说:「也真有大哥的,值得小弟多学习领会啊。反正现在手机漫游,就是身在月球说就在隔壁也出不了什么问题。」「那今天嫂子怎么没来呢?」「宝马在修理厂呢,我先打的到旅行社,然后再过来的,你嫂子她今天要到医院上班,没有送我了。」「那大哥一定是先和二嫂三嫂会合再过来的了!」我们相视而笑颇为得意。
      雯丽以前没有去过香港,这次能有机会去见见世面很高兴,潘莉却显得依依不捨的样子,似乎短暂的分离都让她有些痛苦,亲亲那个样子我心里也不太舒服,真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没安排和她们一起去。但事到如今,我不想多说什么,简单挥手送别他们一行后上车走人。
      路上谢娟先下了,向我请假回家去探望一下家人,我很大度地同意了。毕竟平日里总住在碧潭陪着我们,工资虽然不低但照顾不了家里,这次潘莉走了也该放放她的假了。玉凤更不用提了,雯丽这一走她的心神早就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在江陵大酒店附近下了车,我也不想过多纠缠她,只是叮嘱她把手里的工作抓紧些,不要出什么问题。
      一个人回到碧潭的时候快傍晚了,天有些阴了下来,春雨淅淅沥沥地,我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雯丽和莉儿这么一走让我还真有些不太习惯,到处哪里都显得空落落的,没了以往的生气。
      「屋漏偏逢连夜雨。」到三楼月琴的房间时,闻到一股药味儿,原来是得了重感冒,桂华在给她煎药,仙娇在旁边服侍着。我一进去月琴先眼巴巴看着我,似乎泪水要下来了,看她这个样子我也有些难受,只有安慰她好好养病,很快就会好起来的。虽然感觉她眼神中希望我留下,但又怕传染我,最后红着眼睛把我赶出门。春花在楼下温习功课,準备晚上去江大上课,回来还要帮月琴补课,我也不好打搅她。
      一个人在主卧室里睡了一晚上,看着墙上挂着我和潘莉的婚纱礼服照片,甜蜜的她和幸福的我是那么让人羡慕的一对,而今我的心却一下体会到孤单落寞的滋味。满怀着对莉儿的思念辗转反侧,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26日一大早来到飞龙,想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不要让自己闲下来,毕竟十天很快就会过去的。但当我一走进飞龙的办公室,却发现里面有了一位不速之客~~打扮得高雅出众的美丽女人。
      这女的不是别人,正是璐瑶。璐瑶今天穿了一件白色丝质长袖绣花小方领衬衫,外面是一套高雅合身的鹅黄色套裙。璐瑶为了今天的约会,似乎特别地好好打扮了一下,她本来就是美女,身材丰满性感、粉腿修长,符合身材的套装,将她的好身材修饰的更加完美,33C的美丽乳房在紧身衬衫上露出美好的形状,而紧身的窄裙开着边衩,露出半截白皙的大腿,穿着肉色丝袜的白皙美腿更让我猛吞口水。一双美腿配合上尖头的白色高跟鞋,更将美女的魔力发挥到最高点。
      「你来干什么呢?」我有些诧异的时候,璐瑶莞尔一笑百媚生:「还不是你这个坏蛋要人家来的,怎么又忘了呢?」听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的确是我的一句戏言引出的事情。
      最近璐瑶和老公闹离婚,一直住在调料小楼里,我要弄她是手到擒来、随喊随干,只要我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她的房门、裤带、大腿随时为我张开,欢迎我尽兴舞弄,而她老公想弄她则比登天还难。
      但她性慾太旺,我又得忙工作、又得应付老大老二,不可能成天和她鬼混在一起,她就整天给我打电话骚扰我,弄得我很有些不得安宁,这让我反而有些羡慕起她的老公来了。前两天被她拉着偷了腥儿,从她身上下来彼此搂着的时候,我想乾脆还是给她找个正事,要不老缠着我也不是一个办法。
      「璐瑶,我想安排你到飞龙挂了个名,月工资开到2000元,你先到厂里混一混,等云凤那边开张了,你再继续开你的『媚惑』内衣店,这边工资照发,你看好不好?」璐瑶一听,当然求之不得欣然同意了。
      今天璐瑶打扮得大方光鲜,一大早就等在办公室里,其实也是多少费了心机的。雯丽和潘莉不在,飞龙自然是我说了算,正是要挟我实现承诺的好机会。我一看自己躲也躲不掉,乾脆趁召集全厂中层干部会议的时候,让璐瑶也一起出席了。
      我先表扬了大家工作努力、业绩显着,说今年要给大家发半年奖,要好好犒劳大家等等,下面群情激奋的时刻,我兜头就是一盆冷水,将一个吃回扣的採购和一个不太负责的品管的事情抖了出来,宣布两人立即下岗,取消所有津贴和奖金,只发基本工资,再考察一个月,不行的话立即开除。
      等到所有人都收摄心神对我无比敬畏,绝无二话的时候,我趁热打铁,提议身边穿着紧身西服套裙的大美人儿汪璐瑶为厂工会副主席。「同志们还有没有什么意见?」我一边在桌下摸着身边璐瑶那白皙销魂的大腿儿一边很严厉地扫视着会议室里的情况,所有人噤若寒蝉,哪里敢放个屁出来。
      兼任厂工会主席的李铭表现还算不错,四十多岁的人了在厂子里多少混出了些门道,首先跳出来对我表示忠心和支持:「我作为工会主席表个态,既然白老闆发话了,我一千个赞成,一万个支持,工会这边没有丝毫意见。来,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飞龙厂新的工会副主席……?」可惜他就是记性不太好,没把璐瑶的名字给记住。
      「我姓汪,三点水加个王的汪,汪……璐……瑶!」璐瑶站了起来,很妩媚地对我笑了笑,然后很大方地向大家介绍着自己,这婊子此刻确实是高贵优雅、倾倒众人啊,下面有几位好色的几乎流下了口水。正在这个时候,李铭站了起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汪璐瑶女士出任厂工会副主席!」这一下全场开了锅,大家纷纷起立鼓掌,一个比一个激动,一个比一个拍得响,似乎鼓得越卖力就越忠心一样。
      最后,我惊异地发现只有我一个人还坐着,场面实在有些尴尬,自己也不得不站起来,轻轻拍着掌,连鼓掌都有讲究,只能用右手的中间三个指头一半的面积拍左手的掌心部位,据说共产党正厅以上级别都是这么鼓掌的。我微笑着示意大家停下来,很是心满意足的样子,心想,这些小子还不知道下面是怎么说我的呢,反正只要达到目的,将璐瑶突击提干就得了。
      散会后上厕所的时候,听蹲在里面的两位正议论着,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这汪主席真动人啊,名字就带着三点水,真是够水的,水汪汪的大眼睛,身材丰满奶子高耸,但我觉得她最迷人的地方其实是大腿,那个白皙粉嫩啊,真想摸一摸。」「那是你能摸的吗?那是老闆的自留地!」旁边年轻小子很在行地冒了句,我听着有些入港,便静候在旁边等着下文。
      「不过白老闆的确厉害,搞工作就不用说了,搞女人也长进了,原来是兔子光吃窝边草,弄得飞龙厂厂花飘零,美丽指数大大下降。现在好了,知道从外往里划拉漂亮女人了,兄弟们也可以饱饱眼福了。」中年男子接着说:「饱眼福顶个屁用啊,看得见摸不见,心里乾着急。」年轻的还是要性急一些。
      「有什么啊,这个『汪大腿』虽然美貌放浪,但一看就被老闆玩成了残花败柳,厂里新来了几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特别是一两个拔尖儿的,比起这半老徐娘来说,那才更够味儿呢!」听到这中年男子这句话,姜还是老的辣啊!我一片苦笑中却又萌发了新的想法,心想让你们瞎吹,过两天好好见识一下老子的厉害。
      晚上,璐瑶非要拉我吃饭,说今天怎么也要请我一顿。我想想也该给她个面子了,加上碧潭那个家凄风冷雨的,没什么回头,还不如晚上和璐瑶、亚丽混在一起,从身体到内心多少暖和一些。
      到马克西姆吃完法式大餐,又去看了场电影,回到调料小楼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我练习了一遍静功洗澡出来的时候,璐瑶已经在卧室里上好了全套的晚妆,蓝色的眼影配上大大的眼睛和仔细画的眼线,长长的睫毛还仔细的上了睫毛膏,两腮浅浅的腮红让人忍不住想亲下去。
      她的身上也换了一套漂亮的晚装,一件意大利出品的无肩带的黑色低胸长裙,长裙上缘一字型的平胸设计使她纤细娇嫩的颈项,柔美圆润的双肩,像牙玉雕般的双手全都裸露在外,在黑色的底色衬托下尤其的细腻洁白。更令我着迷的是那一双晶莹雪白、温软光滑的玉乳,饱满浑圆的线条一览无遗,连尖尖乳峰顶的两点都似乎隐约可见,低胸裙那紧绷的水平上缘使双峰的上缘更是挑逗似的袒呈在外,散发出迷人的光泽。我可以清晰的看到玉乳柔和迷人的圆弧和两峰之间令男人疯狂的浅沟,只要从胸前扯开裙子,那一对柔软浑圆的雪白尤物就会乖乖地落在自己的手中。我伏在璐瑶身上,出了神似的看着这大半隐藏在裙下的雪峰,心神旌动,恨不得立即动手将那薄薄的黑色布料撕个粉碎。我粗重的气息喷在璐瑶的粉脸上,令她感到意蕩神迷。
      璐瑶今晚穿的是露趾的黑色繫带的高跟皮凉鞋,几道细细的绑带勾勒出一双美足精緻的美妙绝伦的线条,让我不由得啧啧的讚歎不已。屈身跪在她的脚下,双手伸进了长裙内抚摸起来,抓住璐瑶一对雪白的足踝,将她拖进怀里。低胸长裙的裙摆长可及地,盖住了璐瑶细嫩的双足,此刻她小腿垂落在我面前,裙幅也被我高高掀起,细緻得如同玉雕一般的纤纤玉足马上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和她相视微笑,这个女人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骚货,在这么淫蕩敏感的肉体外面,居然是这么高贵大方的外表,让她在飞龙这个小厂子上班实在太可惜了,应该给她更大的舞台让她表演。
      这次雯丽和潘莉一走,月琴又病了,还幸亏有璐瑶这个肉观音在身边给予我肉布施。虽然我身边不乏美丽可人的少女,和她们比起来璐瑶长得漂亮只是一个方面,而璐瑶确实比她们更有魅力,更有一种历经沧桑后磨练出来的风韵,以及成熟艳妇的万千风情。
      我先回手将门锁扣死了,正在梳妆台前顾盼自怜的璐瑶,知我又要藉着酒精刺激,饿狼扑食地作践人,身子便紧巴巴地好不受用。我凑到她背后吃吃地笑,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搂进条形沙发里,胳膊从她的腋窝插过去,隔着薄薄的低胸长裙,胡乱地揉搓着她那两个丰挺白嫩的大奶子。
      璐瑶被我弄得心里慌慌的,甩开我的胳膊,扭过身子,可刚脸对脸的就闻到我嘴里喷出的酒气,便皱着眉额,扬起纤弱嫩白的手臂打着鼻子说道:「哎呀,白秋你个坏蛋,人家今天好累哟,让我一个人呆会儿行吗?」
      我怎能罢手,胳膊搂着她细柳柳的腰,却爱她没商量地将手从温热的小肚子伸进去,急切地往下面摸索着,可手指尖刚好触到边儿手腕子就被她的裙带卡住了。璐瑶只觉下身一热,使劲勾着身子抱住我的胳臂,娇声地嗔道:「哎呀,你也不分啥时候,啥地方,逮着人家就这般心急火燎的,一点不容劲儿。你先脱了衣服上床,让我稳稳神儿,好好伺候你个顺头顺脑的还不行吗?」我急切地解开她的裙带,含糊不清地咕嘟:「顺头顺脑的多没意思,今儿爷要像带子里那样吃一回新鲜的。」
      最近我从吴文那里费挺大周折淘弄到些顶级的西洋DVD带子,实在是绝无仅有的稀罕之物,录的儘是些不堪入目的淫秽玩意儿,男女做爱的方式超出常人的想像,竟还有歇斯底里的性摧残场面……。
      璐瑶听了心里害怕,身子不由自主地哆嗦着,说道:「不嘛,那样人家会挺不住的。」其实,她是不懂男人的,在这节骨眼儿上别说我啊,大凡一个男人都是无法罢手的。她再拗还能挡得住我这般「爱你没商量」的劲头吗?最后,她还是顺了我说:「哎呀,拿你真没办法的,反正两个大的都跑香港去了,看你怪可怜的,只有找我们这些做小的给你弄软泻火了。」
      我一下子将她撂倒在床上,说道:「有你这心肝宝贝就够我受用的,管她们干啥啊?」说罢,便如狼似虎地大作起来,璐瑶抗不住这般折腾,面带桃花,娇喘连连,被我压着的身体在下面不停扭动,没命地叫唤着……。
      将我的女人们放在一起比较是各有风味的,雯丽烈、莉儿媚、月琴骚、春花甜,但比起其他的女人,论起来璐瑶是最浪的一个,她的浪劲是别人无法比拟的,让我也不由得浪了起来……。
      事毕,我问道:「咋样?」璐瑶白了我一眼,说道:「差点让你把人作践死……!」我听了只是「扑哧」地笑着,心想天生一个浪货,不把你往死里作践,留着有什么用啊?!
      飞龙是我的发祥地,也是我美梦成真的福地,但这里选出来的厂花美女们总是上不得大场面,最漂亮风骚的月琴好不容易才挤进姨太太一级,但仅仅是个小妈;最温柔甜美的春花在艳妾里排名最后,文化程度方面多少差了些;只有仙娇这个俏丫头在候补艳妾里排头一位,但这些丫头女佣可都是飞龙厂出来的啊。
      我将自己想吸收点新鲜血液的看法给璐瑶讲了讲,璐瑶对我是感激涕零、无以为报,主动提出来替我当打手拉皮条选美,也为自己选帮手,为即将开张的「媚惑」选漂亮懂事的女店员。我们趁着热乎在床上互相搂着合计了一下,终于定好了计策。
      27日是週二,在例行的厂务晨会上,璐瑶提出为了庆祝五一节,由厂工会出面,组织一个职工艺术团参加市里组织的文艺汇演。我先表态支持,要求厂部提供资金和方便。大家都没什么话,但看看脸色不是很好,这时李铭站了起来开始发言:「首先,我赞成搞一个职工艺术团,活跃一下厂里的业余生活、培养文艺骨干、提高职工文化水平都是很有好处的。」李铭先打了一下哈哈,又接着说:「但是,现在厂部和化验室的业务量都很大,人手本来就不够,如果再抽调出去搞文艺训练,恐怕要影响工作啊!」
      听这老狐狸一说,我知道其中肯定有猫腻,心想这个问题放在厂务会上讨论可能不太好,便顺水推舟说了句:「这样吧,成立职工艺术团方面大家可能都没有什么问题了,我看就算通过了。至于文艺演出和业务冲突的问题,我们下来再谈。」见我这么一说,大家都没了二话,璐瑶开展行动的障碍被我扫除了。
      我下来先让璐瑶抽调女职工的档案考察了一遍,又到实地进行现场审视,特别强调厂部和化验室这两个部门要特别关照,不能遗漏一个,璐瑶去转悠了一遍回来给我汇报:「白秋我的爷,这飞龙厂一百多号女职员还真是个富矿,整体条件都不错。」她一边说着一边递给我两张资料,向我介绍这上面的两个人:「化验室里新来的苏香萍和厂部办公室里打扫卫生的李晓虹条件最好,这个苏香萍是化验室新招的实习化验员,听说李厂长对她特别照顾,才16岁出点头,妩媚甜美,粉嘟嘟地透着嫩气。」
      璐瑶又换了份资料给我介绍说:「这是李铭的远房亲戚~~李晓虹,原来是包装车间的头一朵花儿,身材是厂子里最棒的,脸蛋俊俏耐看,刚满22岁。她的身材特丰满,走路两个奶子颤巍巍地很是诱人,脸蛋也挺漂亮的,即耐摸又耐看。老职工都说比原来爷选走的沈桂华还要出色呢,只是晚来了一个月,要不在爷床上的肯定是她了。她是李厂长的远房亲戚,最近被选进厂部打扫卫生了。」
      后来璐瑶还给我看了几份其他的资料,却都引不起我的兴趣,还是这李铭想捂着盖着的两女让我心动啊,越吃不着越想吃的感觉。我直接叫来了李铭,挑明了问他什么意思,李铭犹豫了半天,最后讲了实话:「白老闆,你也注意一下身体嘛,大家都挺替你担心的,万一你倒下我们这革命工作还怎么进行呢?」听他这么话里带酸、软中透硬的一席话我是又好气又好笑。
      「飞龙就这几朵花了,你好歹剩剩,何必都弄给你一个人荒废了,雯丽什么的就不说了,那个引起轰动的大美女潘莉,再加上月琴、春花,还有你最近在厂子里安插的汪璐瑶,你是不是太过分了?」李铭说到这里,我半天没开腔,等了半晌,我嘴里冷冷冒了句出来:「李铭,我待你不薄,给你买了套房子、专车接送、年薪30万,还送你女儿去美国读书,封你当厂长、工会主席,你以为你是什么?」
      听到我这句话,李铭脸颊发红,额头上汗都下来了,我趁热打铁:「我可以给你这一切,也可以收回来。如果你想和我作对,你可以去试试。我白秋反正是没几天好活的人了,临死拉个垫背的也痛快些!」
      我掏出那把锋利的苏军特种作战匕首~~师父伊尔汗给的纪念品,慢慢在脸上刮着鬍子,雪白的利刃划出一道小口子,血丝一下渗了出来。看我这样,李铭扑通一下跪倒在我的面前,磕头如捣蒜。
      「李铭你记住,你是我养的一条狗而已,我可以送你上天堂,也可以逼你下地狱,你的生死,不过在我一念之间!」这话其实不是吓人的,我这人不打无準备之仗,几乎是一剎那,我就考虑出至少三种方法置李铭于死地,只不过他不值得我这样做罢了!
      李铭直接当我面给璐瑶去了电话,让她敞开选,看上谁选谁,话音带着颤抖和恭顺。我心想,还不是给老子选丫头,整个厂子都是我的,连赵志现在都要看我脸色,璐瑶看中谁那可不就是谁了!
      最后璐瑶亲自在花丛中左挑右选了最漂亮的八名美女出来,都是长相出众、眼睛大、身材好、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能歌善舞、姿色出众,多少有些文艺天赋和底子,组建了飞龙职工艺术小组。尤其是那两个被钦点的小尤物也被编了进来,一个纯情若水,娇滴滴的脸蛋叫人看了就想亲一口;一个身材绝好,又大又挺的一对奶子看得我直想摸上几把!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成人校园春色_校园春色 丝袜_色情美剧_色播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